呕血专科治疗医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是不是狂犬病杭州狂犬病患者的病情梳理 [复制链接]

1#

FECTS

事实

最近,杭州萧山区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,女孩姜某被“诊断”为狂犬病。

我从目前官媒的新闻和公告中梳理出以下内容:

3月,姜家收养一只流浪狗。4月,该犬乱叫、啃咬笼子,被姜家弃养,不知去向。姜家人确认没有成员被其咬伤。5月,姜父从朋友家带回一只幼犬。7月,姜某被小狗抓伤,伤口没有出血,姜某没有告诉家人。9月,姜某弟弟被小狗抓伤,注射了狂犬疫苗。姜某和父亲说,自己7月也被抓伤。因为已经过了两个月,其父就没有选择为姜某注射疫苗。此时姜某一切正常。11月6日晚餐时,姜某出现右手发麻,精神疲惫的症状。11月8日上午,姜某随家医院滨江院区内科就诊,医生给与了常规的抗感染等处理。11月8日晚,姜某症状加重,出现严重呕吐、呕血、大量出汗、畏光等症状。转急诊抢救。11月9日,姜某出现呼吸困难,症状进一步加重,被收入PICU治疗。期间因姜某烦躁不安,医生对应给与镇静治疗。11月13日,姜某进入昏迷状态。11月17日,院方因家属提及曾经被狗咬伤,考虑症状和脑CT表现等,为排除狂犬病,提取了姜某的唾液和脑脊液样本送华大基因检测。11月19日,华大基因检测报告显示,从患者唾液样本检出狂犬病病毒基因序列。姜某因此被“确诊”狂犬病11月26日,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发布《杭州市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报》第五十期,其中将病人的个人信息完全公开,且直接将病例宣布为狂犬病脑死亡,死亡时间为11月16日。12月初,姜父说医院曾经同意转院,但对方当天下午就反悔了。12月18日,姜某仍深度昏迷,但生命指征平稳,其父医院,医院治疗自己的女儿。另,此次肇事的小狗,在姜某发病后,被弃养,不知所踪。

以上信息,整理自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、姜某家属、医院滨江院区三方的公开信息。

DOUBTS

疑点

该病例完全违背了“十日观察法”

十日观察法,是WHO及世界各国官方公认的狂犬病风险判断的最简单有效的办法。其核心理论就是——任何人、猫、狗等动物,一旦发作狂犬病,其最大寿命不会超过10天。

而狂犬病的传播条件是,发病后的猫狗等动物(蝙蝠除外),通过唾液传播。

所以被动物咬伤后,如果这只动物10天后还存活,就可以排除狂犬病。

杭州病例中,家属的描述完全不符合十日观察法。

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宣布病人“脑死亡”

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,医院医院滨江院区没有确认的情况下,直接宣布病人脑死亡。

这也是各种媒体前阵子报道的主要原因和依据。铺天盖地的狂犬病报道,着实让很多人心慌了一把。但如此不负责任的官方,究竟是为什么呢?

要知道,所有重大传染病,都有固定的通报流程和处理机制。这种低级错误是不应该,也不可能出现的。所以,这个错误,很显然不是一时疏忽。

“确诊”狂犬病的依据

疾控中心依据华大基因的检测报告,宣布姜某确诊狂犬病。

实际上,因为现代的基因检测十分敏感,单一的检测并不能作为确诊依据。这也是为什么院方会选择唾液、脑脊液两个样本共同检测的原因。

检测报告中,脑脊液并未检测出狂犬病,只有唾液中检测出了,这样的结果,并不能直接确诊。

更甚者,其实基因检测报告中,不止检测出了狂犬病,还同时检测出了十几种病的基因序列。医院滨江院区就曾表态,也可能是病毒性脑炎。

脑脊液未检出狂犬病病毒

狂犬病确诊十分困难,公认的方法就是对脑脊液进行病毒检测,但姜某偏偏没有在脑脊液中检测出病毒。

狂犬病病毒是一种很特别的病毒,只攻击神经系统,所以,其最终的攻击目标就是神经的核心——大脑。

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发病的猫狗才有传染性。因为只有病毒进入大脑,才会发病,也只有这个时候,靠近大脑的唾液腺中才会出现病毒。

病毒进入身体后,会一路沿神经系统进攻,这个阶段就是潜伏期。但在潜伏期,不但没有任何症状,也没有任何传染性。这并不稀奇,被称作潜伏期,就是因为没有症状,这一点所有的疾病都一样。而潜伏期没有传染性这点,很多传染病也都一样,比如非典。

所以,脑脊液未检出病毒,几乎就排除了狂犬病。

病人依然存活

狂犬病一旦发病,会导致病人在半个月内就死亡。全世界并无长期存活的先例。

目前姜某的存活时间,已经超过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狂犬病患者。之所以不是全部,是因为狂犬病目前存在康复的个例。

目前全世界共有7例(一说10例)狂犬病康复的案例,其中2例死于康复后的后遗症。但这些案例全部是特殊病例,不具备参考价值。

狂犬病目前依然是无法治疗的。

DISPUT争议

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的谜之行为

《杭州市萧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报》是杭州萧山区疾控中心官方在11月26日发布的一则公告,该公告引起了轩然大波,一来狂犬病在我国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,二来这则公告中,患者的个人信息被完全的披露出来。这导致患者全家面临了巨大的压力和困扰。

这则公告中,确诊了患者是狂犬病,但除了疾控中心,院方、患者、华大基因等其它方面,都没有做出确诊狂犬病的结论。

同时,这则公告中在没有和院方确认的情况下,直接宣布病人脑死亡。

而且作为一个官方,擅自公布公民的个人隐私,包括姓名、性别、身份证号、家庭住址、电话、学校班级……可谓十分详尽,这已经明显涉嫌违法了!

热闹的道德批判

无论如何,我觉得这件事都应该先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